续梦造车的恒大新买入“壳资源”公司NEVS,是什么来头?

“雷军有句名言: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

当下,我国政府大力支持新能源汽车产业。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中国也有望在汽车电动和智能化实现“换道超车”。

今年1月3日,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FF)内部邮件显示,根据和解协议,FF将会回收除南沙土地及设备之外的FF中国全部资产,包括莫干山项目、技术、专利、原有团队、管理权,以及相关权益。而恒大方面将获得广州南沙工厂资产。这也意味着,许家印和贾跃亭正式“分手”,再无任何关联,恒大的首次“造车梦”也宣告失败。


NEVS仅有萨博经营权,是一家“壳资源”公司


许家印做事向来雷厉风行,内心也容不得“失败”二字。同FF分手后的第十五天,恒大集团马不停蹄地再一次布局新能源汽车产业:旗下恒大健康发布公告,以9.3亿美元成功并购一家总部位于瑞典的全球性电动汽车公司NEVS的51%股权,并获得多数董事席位。

众所周知,萨博是一家历史悠久的造车公司,原本属于Svenska Aeroplan Aktiebolaget(瑞典飞机有限公司),拥有纯正的北欧贵族血统。

不少老车迷,把萨博汽车称为“陆地飞行器”,这是因为萨博是一家标榜“运动之车”,追求“人车合一”的极致驾驶体验,而且擅长研发制造涡轮增压发动机。1977年,萨博在法兰克福车展上展出了99涡轮增压车型汽车,这款2.0L涡轮增压发动机可以爆发出108kW和236Nm的数据,当时可以称作全球最优秀的涡轮增压发动机。

涡轮增压发动机工作原理

不幸的是,萨博公司由于经营不善,遭遇多次破产危机。1990年,萨博汽车被美国通用汽车公司(GM)收购,通用获得了萨博50%的股权。2000年,通用完全控股萨博汽车,收购的技术层面包括萨博(SAAB)全球领先的涡轮电控装置,能使引擎在低转速时涡轮便介入即能爆发出最大扭矩。

在美国次贷危机后,通用汽车营收大幅下滑,不得不开始变卖家产,这里面就包括了萨博(SAAB)。于是在2009年,中国北京汽车集团(北汽)以2亿美元收购萨博9-5、9-3等三个整车平台和两个系列的涡轮增压发动机、变速箱的技术所有权以及部分生产制造模具,但不包括品牌经营权。

时光荏苒,兜兜转转近3年时间。2012年6月由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取得经营权。

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英文全称National Electric Vehicle Sweden(NEVS),公司的创始人及主要拥有者是瑞典籍华人蒋大龙,祖籍中国山东。2013年,蒋大龙把NEVS带回国内,落户青岛实现国产,同时也给萨博(SAAB)贴上了“电动化”标签,为了获得更广阔的未来投资前景。

国能汽车董事长蒋大龙

由此看来,NEVS只是获得了萨博公司的经营权,没有获得萨博(SAAB)核心技术和商标字母的使用权,所以才另辟蹊径贴上“电动化”标签。

首先,NEVS拥有萨博公司的经营权,对外也声称拥有萨博(SAAB)凤凰平台的核心技术,也就是萨博9-3生产平台。蒋大龙不仅给NEVS贴上了“电动萨博”标签,而且还希望能赶紧实现国产的目标,让故事能够继续讲下去。

2015年6月,蒋大龙的国能汽车在天津滨海高新区注册成立子公司“国能新能源汽车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金24亿元。

2016年6月,国能汽车在国内发布“NEVS”品牌。2017年1月,国能汽车成为第九家获得国家发改委核准建设新建纯电动乘用车项目的车企。不过,至今尚未获得工信部的产品准入。所以,NEVS不是一家“空壳公司”,但是一家拥有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壳资源”的公司。

作为接盘侠,恒大表示NEVS自主研发的知识产权涵盖了“三电”动力系统、车联网、生产和制造等领域,还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Phoenix系列纯电动汽车研发平台,具备纯电动汽车整车正向研发能力,全球领先的自动驾驶技术已实现量产级应用。

那么,这些独家核心技术是否都化为现实呢?此前,NEVS发布的新车9-3就是通过Phoenix平台生产制造的纯电动汽车,也就是通过“油改电”方式,最低成本生产新能源汽车。根据网络资料显示,新车最大功率为130kW(177Ps),最大输出扭矩为280Nm,最大续航里程355km,最高速时仅为140km/h。官网也没显示新车NEDC和EPA续航成绩,日常使用参考性不足,综合产品力属于业内末流水平。新车不仅没有从产品中体现“三电”技术的黑科技,反而展示了车辆性能和续航方面的羸弱短板。

因采用“油改电”方式,电机系统取代内燃机,因此没有前备箱

其次,Phoenix系列平台是生产萨博(SAAB)9-3燃油车,因此车身原始布局也仅仅是针对燃油车。在原平台的基础上实现横向移植,将一台燃油车的发动机和油箱摘掉,然后铺上电池和电机,“油改电”化方式生产新能源汽车。这样也无法带来实际价值的技术升级,发动机舱中布置电机系统,也没能有效节省车内空间,凸显出纯电动汽车的空间优势。

虽然创始人蒋大龙给NEVS贴上了“萨博电动化”标签,但遗憾的是,我们至今在工信部《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申报信息中,都未能找到相关车型信息。更无法验证,NEVS量产级独家“自动驾驶”黑科技。

NEVS 9-3沿用了萨博9-3内饰设计

我们只能看到一位精明的华人商人在收购萨博(SAAB)经营权后,通过低成本“油改电”平台方式生产新能源汽车,并且获得了国家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最后以9.3亿美元高价卖给了急于造车的接盘侠恒大。


恒大又入局,国内有487+1家新势力


汽车行业耗费的资金动辄数亿甚至更高,许多造车新势力车企,最后往往因资金链断裂而危机重重。对新能源汽车而言,不仅需要巨额资金来投入研发和制造,建立销售渠道也同样重要。

去年8月,许家印就亲赴上海参观蔚来汽车,紧接着恒大法拉第未来汽车14号在广州正式揭牌。虽然恒大和FF最后“闪婚”、“闪离”闹剧般结束,但能够看出许家印对于造车的态度。

目前,恒大造车团队以原广丰高层打造,袁仲荣(原广汽丰田董事长),高景深(原广汽丰田副总经理)也都正式加盟。乐观来看,恒大有雄厚的资本加持。根据最新公告,截至2018年年底,恒大拥有超过2000亿的现金余额。另一方面,恒大已入股全球最大的汽车经销商广汇,这意味着恒大已经构建起完善的渠道、销售、服务等体系。

此前《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电动汽车企业约487家。现在恒大又一次入局,国内电动车企数量多达488家,想要脱颖而出实属难度不小。

作为前车之鉴,董明珠跨界造车很有现实参考意义。目前,银隆新能源似乎也没能复制格力空调的成功神话。

抛开内讧不谈,珠海银隆的未来越来越扑朔迷离。在董明珠大举入资后,银隆开始了大规模的园区建设,短短八个月就以百亿的基础量级加速扩张。

不久,受国家对新能源汽车补贴收缩影响,珠海银隆资金出现问题。有媒体披露,珠海银隆欠供应商贷款逾12亿元。为了应对资金紧张,银隆展开了大刀阔斧的裁员,受影响员工高达8000人。订单下降、生产停工、供应商讨债成为了银隆当时不得不面对的棘手问题。

当前我国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实现跨越发展、抢占先机的重要时期。如今序幕又一次被拉开,许家印摸石头过河的勇气,也让恒大的造车梦正快步接近现实。但是,造车很难,恒大造车究竟是昙花一现还是万古长青,唯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也请务必注明来源。非本网作品均来自其他媒体,本网尊重原创及版权,不作商业用途,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问题、版权和其他问题,请跟我们联系!本网拥有对此声明的所有解释权。


热门资讯
EV车网©版权所有 2018 京ICP备15050565号 联系电话:010-6370-1208(8:30—17:30)